同舟之声 > 正文

【亲历四十年 共绘同心圆】樊凌飞:风雨同舟 贵在相知——记改革开放后的郭秀珍

2018/8/14 9:19:46 来源:浦江同舟 作者:樊凌飞

  郭秀珍

  (1917.1.20-2010.8.11)

  浙江宁海人,中国铝制品工业创始人郭耕余之女,中国共产党的挚友,著名爱国工商界人士。学生时代,曾为学校地下党组织提供经济援助。1945年任重庆清华中学生物教师,后回上海任建华银行汇兑部主任。1947年随父亲赴港,1951年放弃赴英国深造机会和香港居民身份,回到上海任我国民族铝制品工业第一家工厂——上海华昌钢精厂经理。1956年任上海市铝器工业公司副经理。1979年参与创办上海市工商界爱国建设公司,并任常务董事,后任爱建公司监事长、上海工商界爱国建设特种基金会理事长。曾受到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曾任全国工商联名誉副主席、全国人大常委、全国政协常委,上海市政协副主席、市工商联会长、市妇联副主任、市慈善基金会副理事长等职。

  周恩来接见郭秀珍

  40年前,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拨乱反正,工商界像久旱逢甘露,体会到大地复苏的喜悦。1978年底,郭秀珍参加了中央统战部在北京召开的大型座谈会,乌兰夫部长在讲话中对工商界评价很高。不久政策逐步落实,发还了郭秀珍的财物,还让她继续担任上海市工商联副主委。

  郭秀珍在香港的弟弟郭正达是香港工商界知名人士(香港特别行政区财政司原司长唐英年之岳父),那时已有30年没回过上海。1978年秋,祖国翻天覆地的变化也触动了他浓浓的思乡之情。他决心回来看看自己的姐姐,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了上海。姐弟俩在机场重逢,恍如梦中。弟弟仔细端详着姐姐,看到姐姐已添了不少白发,还是安慰道:“想不到你还是老样子!”弟弟特别想看看旧时生活过的地方。姐姐陪他看了当年念书的学校和住过的房子。最后,弟弟提议想去看看童年的老宅,也就是当时郭秀珍住的地方。老宅里已住进了不少人家,人多言杂,郭秀珍的房间光线很暗,白天也要开电灯,地板还不稳。怕弟弟看了会伤感,郭秀珍便推说不便惊动左邻右舍,以不去为宜。弟弟怕给姐姐带来麻烦,也就不再坚持。

  1979年3月11日至24日,郭秀珍随上海工商界代表团访问香港。这是“文革”后内地第一个访问香港的工商界代表团,在香港引起了轰动。有人担心说,10个人出去,不知能有几个人回来。到香港后,也确实有亲戚朋友劝她留下来。他们说,“文革”中受了许多苦,现在年纪大了,还是留在香港安度晚年吧。但她想:“党信任我们,让我们组团来香港访问,我更应该信任党,‘文革’不可能再来。我要善始善终,回去参加祖国建设,决不做一个旁观者。”与郭秀珍的想法相同,10个人一个不缺地如期回到上海。

  1979年,上海工商界访港代表团代表合影。前排左起:郭秀珍、刘靖基、张承宗、唐君远、马韫芳,后排左起:丁忱、陈元钦、刘念智、吴志超、杨延修

  对于此次组团出访香港,郭秀珍认为,这不只是党对她个人的信任,而是党对整个民族资产阶级人士的信任。只有思想上彼此了解、互相信任,才能在政治风雨中同舟共济、甘苦同享。

  1979年6月15日,邓小平在全国政协五届二次会议上正式宣布:“我国社会阶级情况已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我国的资本家阶级中有劳动能力的绝大多数人已经改造成为社会主义社会中自食其力的劳动者。”郭秀珍参加了这次会议,亲耳聆听了邓小平的讲话,真正感受到春天的来临。

  会议期间,郭秀珍和刘靖基等8位委员一起联名倡议创建上海市工商界爱国建设公司,得到上海工商界的热烈响应。海内外1000多位工商界人士很快集资5700余万元。9月22日,上海市工商界爱国建设公司正式成立。郭秀珍积极参与筹建爱建公司,并出资40万元,被选为公司常务董事。爱建公司在上海迅速发展,全国各地工商界纷纷学习上海的做法,充分表达了工商界爱党、爱国家、爱人民、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服务的心愿。

  郭秀珍在爱建公司筹备会上讲话

  在接待海内外来访和应邀出访等活动中,郭秀珍积极内联外引,向海外工商界人士宣传改革开放政策和“一国两制”基本国策,宣传祖国的政治、经济形势。在她的积极影响和直接参与下,1979年秋,香港工商界访问团来上海回访,郭秀珍弟弟郭正达担任访问团副团长。弟弟再次提及到姐姐家中看看。这次,郭秀珍欣然同意。此时在中共上海市委统战部的关心下,郭秀珍已被安排了住宅。她约了些亲友在家中吃便饭,弟弟在家中看了一圈后说:“家中虽然简单,但比我想象中的好”,又说:“内地人虽然不富裕,但生活安定而愉快,另有一种味道”。郭秀珍还陪同代表团到苏州、无锡、杭州等地参观游览。郭秀珍意味深长地对弟弟说:“国外也有引人入胜的秀丽景色,但总比不上国内的山山水水。俗语说,‘美不美家乡水,亲不亲故乡人’,在国外旅游,时刻感到祖国对我有一股强大的吸引力,所以我不大想到国外去。”弟弟听了之后,很是感动。此行,弟弟亲眼目睹了祖国的秀丽山川景色和日新月异变化,激发了他的爱国之心,慢慢地理解了郭秀珍为什么不愿离开上海的理由。

  在改革开放政策的影响下,郭正达萌发了到内地来发展事业的想法。他将在香港的铝制品厂全套设备无偿赠送给上海市第二轻工业局,那套设备模具价值1000万港元,重达272吨,完全由香港华昌(其父郭耕余在香港创办的产业)出资运抵上海。他还在广东、上海等地投资建厂,为国家引进先进的技术和设备,为出口创汇作出了贡献,圆了报效祖国的梦想,郭秀珍也了却了筑巢引凤的夙愿。姐弟俩都为自己晚年能为祖国做些实事而感到欣慰。

  郭秀珍到上海市工商联担任领导工作,直至1997年换届。1988年2月,海峡之声“神州瞭望”节目邀请郭秀珍向台湾同胞谈谈自己的经历,她欣然接受,与听众互动,介绍了祖国建设欣欣向荣的近况。

  1991年,郭秀珍捐资为浙江宁海长洋中学设立了以父亲名字命名的“郭耕余奖学金”。

  1992年9月,爱建公司改制为股份有限公司。1993年3月,郭秀珍担任了上海爱建股份有限公司的监事长。

  在中共上海市委统战部领导下,上海市光彩事业促进会筹备领导小组成立,郭秀珍担任副组长。在郭秀珍主持光彩事业促进会期间,上海市实施光彩事业投资和贸易项目16个,资助各种公益事业金额达2320.19万元,安排上海市就业人员25951人次,培训贫困地区人员1612人次。

  自1996年起,她连续多年捐款给上海市妇联,要求将捐款作为对下岗女职工再就业的培训费用,并明确表示不要任何荣誉,不要捐款证书。她说,这只是她的一份爱心、一份真情。

  1997年4月,郭秀珍担任上海市工商联会长。我来到爱建公司工作时,郭监事长虽已80多岁,但还坚持到公司上班。她提着旧皮包,穿着黑布鞋,在电梯里、走廊上遇见时,总是笑容可掬地和我们打招呼,非常平易近人。我们小年轻总是在背后亲切地称她“郭奶奶”。

  2001年6月,她在我负责编辑的《爱建》报建党80周年专刊上撰文《贵在相知心》,表达了她对党的感情:

  我从事工商联工作已好多年了。几十年来,与党风雨同舟,始终坚定不移地跟党走,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与党相互信任。我相信只有共产党才能把贫穷落后的旧中国建设成为繁荣富强的新中国。新中国50年来尤其是改革开放20多年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也确实证明了这一点。因此,我才能在经历了许多风风雨雨之后,依然做到与党“肝胆相照,荣辱与共”。

  郭秀珍为爱建公司成立30周年题词

  2009年,郭秀珍监事长在庆祝建国60周年之际又为《爱建》报撰文《六十年风雨同舟跟党走》,她深情地写道:

  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谱写了中华民族文明史上最为光彩夺目的篇章。历经新中国60年尤其是改革开放30年的巨变,我深刻体会到没有中国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强国富民的根本道路。

  人生路途山高水远,有暴风骤雨,也有风和日丽。对经受“文革”的严峻考验,仍旧坚信共产党的领导,没有动摇走社会主义道路信心的民族工商业者,邓小平作了“难能可贵”的高度评价。这使郭秀珍受到极大的鼓舞。在党的教育关怀下,郭秀珍逐步从一名原工商业者走上了全国政协常委、全国工商联副主席,上海市政协副主席、上海市工商联会长等领导岗位。

  郭秀珍生活照

  晚年时,郭秀珍曾说:“如今因年事已高,我已从这些岗位上退了下来,安度幸福的晚年生活。‘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我将在有生之年一如既往地跟党走。衷心祝愿党领导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不断地从胜利走向新的更大的胜利!”

  作为上海市慈善基金会副理事长,凡是慈善基金会举办活动,只要身在上海,郭秀珍都会抽出时间参加。卸任以后,还多次将自己到期的大额存款如数捐出。她生前已捐助各类社会公益事业300多万元。然而,生活中的郭秀珍却非常节俭,饮食方面很是寻常。我先生曾经到郭秀珍家中帮助她重装电脑,他回来后说:“郭监事长家中很朴素,家具也很简单,就像平常人家一样,真的没有想到是那样的。”她住简单的公寓房,使用的家电设备也是普普通通。直到2004年近88岁高龄,才住进三单元新楼房。她将自己平时节省下来的钱,全都捐给了她认为最需要的事业和最需要的人。

  2010年8月11日,郭秀珍平静地离开人世,享年93岁。根据她的遗嘱,身后财产约700万元全部捐赠给国家。

  回望100多年的春秋岁月,郭秀珍的音容笑貌依旧令人难以忘怀。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谨以此文表达我们对她一如既往的崇敬与缅怀。

  作者系上海爱建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团委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