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舟之声 > 正文

【上海解放70周年】黎明前的牺牲:他们就义于上海解放六天前

2019/5/22 16:50:22 来源:上海民盟

  70年前的今天——1949年5月21日,上海的松江、嘉定、金山等大部分郊区已经解放,距离全城解放只剩下最后的6天。在隆隆的枪炮声中,胜利已经在倒计时中逼近这座远东最大的城市。但是,就在这一天,有3位民盟烈士被国民党当局秘密杀害了,他们再也没能看到黎明的曙光。

  曾伟(1912-1949)

  又名曾天斛,毕生致力于民主革命和民族解放事业。曾任“南路人民抗日军”政治部主任,民盟中央组织部委员、南方总支部执行委员兼港九支部委员会副主任,《人民报》《中华论坛丛刊》编辑等职。曾伟在民主革命中表现出非凡的组织才能,享有很高威望。他坚决反对蒋介石发动内战,积极配合中共进行策反国民党军队的工作,先后参与成功策反国民党65军、罗文广兵团、辎汽三团以及川军的一些部队武装起义。

  刘启纶(1912-1949)

  曾任福建省仙游县县长、江苏省第二区行政专署视察员等职。他利用在国民党军政部门工作过的人事关系,积极从事对南京、上海地区的国民党情报刺探与军队策反工作,曾收集了南京城防工事及警察厅兵力装备等重要情报,为解放军渡江做出重要贡献。

  虞键(1920-1949)

  又名祖稿,曾任中共牌头区委统战部长,新四军金萧支队诸北办事处副主任兼文教科长与短枪队长,在政权建设、军队政工、武装斗争及组织、宣传、策反、统战工作等方面成就卓著。1946年虞键通过民盟中央领导人章伯钧、罗隆基等人的关系,与中共上海地下党组织取得了联系,积极进行浙东革命武装的建设,并参与成功策反国民党江防司令部江阴炮台军官吴钟奇,在解放军横渡长江前阵前起义。

  1949年3月29日,在上海组织方面函电相催下,曾伟由香港转广州飞赴上海。4月2日,刘启纶由南京到达上海,秘密会见了中共代表。

  4月5日,曾伟、虞键、刘启纶与申葆文(民盟上海市第一区部主任)等人在虹口区山阴路恒盛里47号农民银行宿舍秘密开会,与国民党南京某舰队人员研究策动芜湖、太湖地区国民党军队起义一事。谈话间,发现有人向客堂间窥视,刘启纶就提醒大家注意。中午12点左右,忽然有人敲门,刘启纶出去开门却不见有人,他马上警觉起来,立即返回对大家说,今天就谈到这里,我们散了吧。于是曾伟等4人迅速相继分头离开,刘启纶则继续留在客堂间。没过多久,就有国民党特务冲进门来,将刘启纶逮捕。曾伟、虞键两人在路上继续商谈工作,行至溧阳路口时也遭国民党军警逮捕。就在这危难时刻,他们还不忘向走在前面的同志发出信号,使他们及时脱身。

  被捕后,曾伟立即销毁了随身携带的文件,保全了上海、广东等地的党组织。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他们始终坚强不屈,严守秘密。他们在狱中读书、唱歌,安慰、鼓励狱友同志坚持斗争。曾伟还透过牢房墙隙,安慰一位民主党派的老同志说:“我们牺牲了,后面还有许多人会接着来的。”在极其恶劣的环境中,他还设法托人传递过两次讯息给家人,安慰家中老少不要为他担忧。

  垂死前的挣扎是最疯狂的。5月21日,上海解放在即,监狱内已经可以隐隐听见大军压城的枪炮声。胜利即将到来,天就要亮了,但是一场针对共产党人和民主人士的疯狂屠戮也开始了。当天,敌人在惊恐万状之下,将曾伟、虞键、刘启纶等人一起被押往宋公园(今闸北公园)残忍杀害。他们牺牲在黎明即将到来的前夜,再也无法亲眼看到胜利的曙光。但是,正如曾伟所言:“为中国人民利益与社会主义的前途,我不怕困难与牺牲,奋斗到底!”他们用自己的奋斗和生命践行了誓言,为民族解放和民主革命的理想流尽了最后一滴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