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舟之声 > 正文

【上海解放70周年】民盟迎接上海解放的斗争

2019/6/10 16:52:13 来源:浦江同舟 作者:邵雍

  今年是上海解放70周年,也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70年前,在党中央正确领导下,华东局和上海市委全心全意依靠工人阶级,充分发挥统一战线法宝作用,团结各阶层人士合力做好城市接管和建设工作。

  近日,市委统战部专门编印了“统一战线与上海解放——纪念上海解放七十周年”论文集,邀请有关专家学者撰写文章,在回顾我党解放上海、接管上海、建设上海方面重大成就的同时,对档案史料进行仔细梳理,就当年上海统一战线的特点及发挥的重要作用进行了深刻阐述,为今天的统战工作提供了宝贵经验。

  

  1949年5月27日中国最大的城市上海解放,为了这一历史性的胜利,中国民主同盟也为此做出了艰苦卓绝的努力与自己的贡献。

  重建市支部转入地下斗争

  中国民主同盟上海市支部是1946年8月成立的,成立后与总部一起经历了与国民党反动派的斗争。

  当时报纸报道的消息

  沈钧儒临行前与同仁合影(右起:沈钧儒、陈叔通、罗隆基、陈新桂、张澜、叶笃义、张茂延)

  1947年10月27日,民盟被国民政府宣布为“非法团体”,11月5日,民盟总部决定宣布解散。11月下旬,民盟中央组织委员会采取有效措施迅速转移或就地隐蔽重要干部,沈钧儒、章伯钧、周新民等相继秘密离沪赴香港,与原在港的中委邓初民、沈志远、李伯球等会合,开始积极筹备恢复总部与召开三中全会。张澜、罗隆基、史良、辛志超、叶笃义等在国民党的严密监视下无法脱身,于是留在上海以民盟留沪中委座谈会的形式,指导民盟地下斗争。12月2日民盟第一个地下支部——上海市支部正式建立,彭文应为主任委员,这一行动立刻得到张澜、罗隆基、史良等人的支持,张澜主席还每月拨给上海市支部以固定的经费。

  地下支部成立会址

  从1947年12月到1948年2月,上海市支部对542名盟员全部进行了审查,结果没有一个被决定暂行隔离和继续考察的,他们被编入新的12个区分部和崇明等直属小组。

  促成三中全会,执行革命路线

  张澜多次找上海爱国企业家盛丕华给香港民盟汇寄几笔万元以上的港币,还直接资助去香港同志的路费。

  1948年元旦,张澜收到沈钧儒、周新民的香港来信,谈及恢复总部及三中全会准备情况。张澜即托人带信至港,表示完全同意。后又派青年中委罗涵先前往参加会议。民盟在香港召开的三中全会严肃批判了第三条道路的错误思想,宣布恢复领导机构,号召全体盟员“为彻底摧毁南京反动政府,为彻底实现民主、和平、统一的新中国而奋斗到底!”民盟留沪中委看到了三中全会的文件后,寄信到香港,表示完全赞同三中全会所提出的新政治目标和政治路线。

  上海市支部也依据三中全会的决议,确定了自己的工作和任务。市支部编印的《上海市盟员手册》,其中就有三中全会的文件,还制定了《暂行组织纪律》,确定了干部与普通盟员的双重纪律原则。同年5月,上海市支部主办的盟内刊物《沪盟通讯》秘密复刊发行,一直出版到上海解放为止。该刊用六十四开的极薄的纸张油印后卷入纸烟中,分发到各区分部和小组,指导工作和斗争。上海民盟翻印了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的《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将革命进行到底》等文章,组织广大盟员认真学习;还翻印共产党的城市政策、工商业政策文件及《中国土地法大纲》,重点进行形势教育和前途教育。

  

  积极开展反对美蒋的斗争

  解放战争时期,上海民盟的斗争矛头指向国民党反动派和支持国民党打内战的美帝国主义。

  1948年5月1日《展望》周刊在上海出版。《展望》大胆揭露国民党军事上的惨败,向广大人民指出前途,鼓舞人民的斗争。其中姚溱每周写的“战局一周”专栏特别受读者欢迎,为国民党当局所注目。《展望》第一期刚出版,内政部就送来了“警告”令,在国民党的高压之下,《展望》一直在被令停刊的边缘上,刊物被搜毀,邮运受阻扰,发行被破坏,尽管如此它的发行数在一年之中仍发展到每期五万三千多份。1949年3月19日《展望》第3卷第18期刚出版,就遭到国民党政府的查封。

  1948年6月4日,民盟楚图南、沈体兰、顾执中、彭文应、周予同、孙大雨、陈仁炳、石啸冲、寿进文等320人签名的抗议美国扶日复兴的宣言发表。民盟上海市支部铅印支持学生运动为主力的反美扶日斗争的宣言,在上海和沪宁、沪杭、浙赣沿线广为散发。

  1949年元旦,蒋介石发表文告,摆出乞求和平的姿态。1月6日中国民主同盟主席张澜发表评论称,中共绝不会接受蒋介石在元旦文告中所提出的和平条件。他说,谁都要和平,这是很明白的,但是蒋介石曾经破坏了结束内战的机会。1月21日蒋介石宣告引退,由副总统李宗仁代行总统职权。1月下旬李宗仁派甘介侯来上海,访问张澜、罗隆基等人,要民盟留沪中委去南京;国民党政要张群也到虹桥疗养院劝说张澜出面“调解”,均遭拒绝。

  隐蔽战线迎接解放

  1948年3月民盟上海区执行部正式成立,辛志超为主任委员。上海区执行部的工作范围是江苏、浙江、安徽、江西、山东、河南六省和上海、南京、青岛三市,同时兼及华北、西北、西南各地区的盟务。张澜同样给执行部提供活动经费。同年7月辛志超离沪去华北指导工作,由史良接任执行部主委职务。

  这年10月,民盟上海区执行部根据解放战争发展的需要批准上海市支部建立了直属情报站和民运委员会。直属情报站下分两个独立小组:一个小组负责收集敌特方有关迫害民主运动的情报,以保护盟组织,并为市支部参谋决策;另一个小组以一个无线商店为掩护,收录新华社的广播,翻印供应各级组织学习。民运委员会任务是协助推动国统区民主运动的发展,支援解放区,加速国民党反动统治的崩溃。

  1949年3月,经上海区执行部批准,又组织了解放工作委员会,配合中共地下党组织积极开展护厂、护校迎接上海解放的各项工作。解放工作委员会还组织了一个政策研究会,翻印了中国共产党的城市工作政策和工商业政策文件,组织盟员学习和研究。

  广大盟员大力搜集了有关上海解放和城市接管的军事、政治、经济材料,及时送交中共地下党组织。黄竞武和吴藻溪调查了上海四行两局的组织、业务和人事情况,还收集到吴淞地区国民党军队的战斗序列和部署、中纺公司及所属工厂的原始物资材料清册等。盟员沈其逵动员其在市政府交际科任职的同乡同学搞到了一份国民党在沪人员的住址和电话材料。

  民盟上海支部的十个大学的小组,动员组织学生配合中共地下组织有效开展了护校斗争。上海支部还发动上海中纺十二厂和浦东恒大纱厂的盟员,保护工厂设备、原材料和成品不受损坏。

  黄竞武烈士

  国民党在军事上全面失败后困兽犹斗,梦想利用上海人力物力进行垂死挣扎。 5月10日,国民党军警特务包围了虹桥疗养院及史良住宅,软禁张澜、罗隆基,搜捕史良。史良因事先接到中共方面吴克坚的报警电话离家出走,辗转在霞飞路新康花园、南市小西门及交通大学附近等处躲避,国民党方面遂张贴布告通缉。5月24日,在中共地下党的安排下,张澜、罗隆基被人从虹桥疗养院转移到环龙路(今南昌路)杨虎公馆隐蔽。解放前夕,民盟在上海地下组织虽未被破坏,不过还是有不少盟员先后被捕乃至壮烈牺牲。盟员黄竞武、曾伟、赵寿先、林绍禹、汤圣贤、孟士衡等人被活埋或杀害。

  5月25日,上海苏州河以南地区解放了。从26日到28日这三天,苏州河以北地区的一些盟员参加了搜缴国民党散兵武装的斗争。民盟上海第九区分部罗自梅负责联络在沪的江西盟员陈郁文等人,在苏州河以北的四川路组织余庆坊居民,防止国民党残兵破坏,保卫里弄安全。

  在崇明,1949年4月民盟策反了东平乡自卫队,掌握其全部人枪。5月上旬,又收缴了浜镇警察分局的全部枪支,组建了一支武装,对城、堡方向设立暗哨,以防敌人袭击。5月27日,城东张网港外口有两艘载有一百多敌军的帆船停靠,盟员徐一诚、吴行获悉后要他们派人上岸谈判,最后迫使这一连敌军缴械投诚。

  建设新上海的决心与行动

  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解放军27军官兵在海格路(今华山路)交通大学附近一幢公寓的地下室内找到了史良。5月28日,史良与张澜、罗隆基、闵刚侯等联名发表声明,向中国共产党及其领袖毛泽东表示热诚的庆贺,声明说:“人民解放军胜利进入上海,这说明中国人民革命已按预定计划,从农村扩展到了中国最大的工商业都市……人民革命的目的是保障并增加人民的利益,人民革命的力量既已到了上海,今后的努力是要把上海从安定中谋建设。我们要把一个帝国主义支配、畸形发展的上海,改造建立成为现代化工商业的民主的都市。”当天的《解放日报》创刊号“要闻”栏中有上海民盟市支部已经公开办公的消息。民盟上海区执行部改称“华东区执行部”,史良为主任委员。6月1日,被国民党政府取缔的《展望》周刊复刊,继续出版了12年。上海解放后,近百人的大学生盟员中立刻掀起了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热潮,当时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下服务团、西南服务团的盟员有八十余人。

  5月29日张澜以中国民主同盟主席的名义电贺毛主席、朱总司令、周恩来与董必武:认为解放后的上海今后“如何安定,如何建设,想早在诸公运筹策划之中。澜不久将与努生兄等来平聆教”。6月1日毛主席、朱总司令、周恩来与董必武复电:“艳电敬悉……今后工作重在建设,亟盼告各方友好共同致力,先生及罗先生准备来平,极表欢迎。”在北平的民盟临时工作委员会致电张澜、罗隆基、史良等人,欢迎他们进京主持四中全会。以四中全会为标志,民盟以崭新的政治面貌出现在新中国的政治舞台上,展现在他们面前的是光明灿烂的美好前景。

  作者系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教授、博导